官鸿:音乐人如何与酷狗开放平台发生化学反应 进入推广快车道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一场疫情,各行各业瞬间陷入“寒冬”,经济一度被按下暂停键,给无数从业者带来巨大挑战。那是如此艰难的一年,中国乐坛很多乐手坚持创作,诞生了一批引起大众共鸣的爆款歌曲,从年初的《后来遇见他》,到后来的《云与海》 《执迷不悟》。

那么在流媒体时代,在从歌词、制作、演唱到制作人、公告的完整音乐产业链中,不同环节的音乐从业者是如何与音乐平台发生化学反应的,背后的故事是什么:带着这些疑问,音乐金融和这些创作者聊到了一起。

音乐人手握爆款是什么体验:人生像是坐上了一架飞机

《后来遇见他》是胡66新专辑的第一首单曲,也是2020年的第一首爆款歌曲。刚上映的时候,正好碰上疫情。本来觉得很“酷”,没想到的是这首歌上了网。平台公告矩阵后,迅速爬上酷狗TOP500排行榜和酷狗飙榜榜首,在短视频平台上进一步发酵后,迅速成为10的播放量。

音乐家胡66从小就热爱音乐。长大后他一个人去北京唱歌。他工资不高,还收假钱。他的音乐生涯一路跌跌撞撞。直到2018年《空空如也》,这首歌由酷狗音乐发酵而来,成为代表作,改变了她的命运。然而,她对昙花一现的焦虑曾经困扰了她很久。幸运的是,2020年的《后来遇见他》,在平台的帮助下,再一次成为了一部拥有全网人气的音乐作品,让她的音乐再次被更多人听到。

《后来遇见他》的词曲作者李一昊,2019年在大学写了第一部知名作品《嚣张》。这首歌因为撕歌被评为“2019年度心痛歌”。李一昊《嚣张》被市场认可,但很快陷入瓶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这种创作风格。直到《后来遇见他》,李一昊的心才真正解开,“以后还可以继续写情歌”。

对于同样拥有《你莫走》爆款的山水组合主唱徐勇和舒威来说,“2020年的生活就像上了一架飞机”,他们和土家族音乐飞得越来越高。

早在2010年,他们就一直在尝试将土家族文化融入歌曲中。他们做过婚礼主持人,参加过各种演出,上过电视台,但很快发现他们的公众影响力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提高,收入也相当有限。

转折点出现在2020年。疫情期间演出停止后,没有收入来源,景观组合开始直播。《你莫走》就是在这期间出生的。他们最初的《你莫走》在线音乐平台,以夫妻俩吵架、妻子回娘家为背景,很快走红。截至1月初音乐财经采访之日,这首歌的网络综合点击率已经超过100亿次。

在景观组合中,虽然之前很多歌都是发的,大家都要上传和发歌,钱都是别人赚的,但是现在你可以通过酷狗音乐的开放平台自己发歌了,版权在你自己手里。用徐勇的话来说,收入“与前一个相差甚远”。“我觉得过去得不到的东西突然被意识到了。我感觉这么多年的坚持努力并没有白费。”

惊喜来得快,但不是空穴来风。对于大多数独立音乐人来说,发行、推广、实现、版权仍然是知识的盲点,一站式自助平台的存在尤为重要。

平台东风,可以将音乐人送上快车道

一次爆炸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收入的增加和名气的暴涨,更是音乐人认识到与平台合作的重要性的一次实践体验。

爆歌的诞生虽然有很多业内总结的方法论,但在实践中操作起来还是很困难的。《云与海》的制作人肖恩肖哲(Sean Xiao Zhe)表示,发布新歌很容易耗费宣传资金。

“纵观整个市场,音乐推广特别困难,但一直在进步。现阶段,推广渠道问题已经解决。而短视频平台只是一个宣传的载体。具体来说,如何推送一首歌曲,让歌曲在短视频平台上广泛传播,以及传播的创意策划、传播方式、传播资源的整合,还需要不断尝试和整合。并探索。”

当内容党本身已经没有多余的能力去推这首歌的时候,星耀计划,一个酷狗音乐的开放平台,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从歌曲的策划到公告的实施,平台实现了:的及时发现、密切配合、高效实施。“《云与海》这首歌让我看到了平台给予音乐人和内容公司的支持和力量。”

数据的力量在于

平台力量的首要体现。在大数据时代下,AI显然已经是流媒体平台间的角逐点,一方面,模型如何深入学习和分析,挖掘潜力歌曲,是平台间竞争白热化和拉开差异的决胜因素之一,如《后来遇见他》《执迷不悟》等2020大爆款均来自酷狗天眼模型。

挖掘后,推广紧跟而上。这也是大部分音乐人最大的需求点。在歌曲宣发层面,平台发挥了将音乐人送上快车道的角色。

平台内诸如“酷狗直通车”等自助兑换流量的产品可帮助音乐人在精准的数据化分发中找到听众,音乐人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选择不同推广量,推广效果可视化。此外,酷狗还提供了免费推歌的选项,让音乐人可以通过完成任务赚取“酷豆”来兑换推歌权益,降低音乐人在推广上的成本压力。

平台外,借助推广矩阵,如酷狗星曜翻唱联盟内超3500位音乐人,进行翻唱、卡点、舞蹈、变装等二次传播,孵化热歌;同时丰富的多媒体资源进一步帮助作品出圈,如在公交站等人流量较大区域大量铺设歌词海报强吸睛,同步发起猜歌词H5,加速歌曲传播,实现线上线下双渠道宣传。

“在关键时刻,酷狗的做法不仅帮助歌曲跨过最后一个台阶,到达一个新的巅峰。对于音乐人来说,这更是一个树立个人品牌非常有效的方式,音乐人需要这样的方式来给他们打打气。”他感叹道。

山水组合及《错季》制作人兼策划程然同时提到,在与平台的合作中,最直观的感受是“快”。歌曲在酷狗上线后,不断累积热度,酷狗主动出面帮助山水组合拍摄了《你莫走》竖屏MV,进一步推动歌曲可视化传播,竖屏MV播放量迅速破亿。

“毕竟,现在流媒体平台每天新歌数不胜数,一首歌想被发现,就需要平台扶持与我们的宣发联合进行。”程然表示。最终,在平台立体化资源的助推下,《错季》收获了亮眼成绩,横扫音乐平台各大榜单,而他自己也因此有了更具市场价值的制作经验。

由此可见,流媒体宣发条件越发成熟的当下,从新歌流量积累、个体被看见再到收入,从AI大数据为歌曲赋能,再到创新定制化内容营销,平台已经为音乐人铺设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音乐事业之路。

普通音乐人的命运,与流媒体平台的发展、媒介渠道的更迭、音乐宣发玩法与变现模式的演变,高度融合在了一起。

故事浓缩了一代网生代普通音乐人的命运,也因此具有了强烈的时代特征。